1140、华侨会是我的(1 / 2)

如果说以前的郁家已经足够冷血的话,那这个苏拿瓦家族就是毫无血性,甚至某些方面没有人性可言,更主要的是T国的国情和这里不一样。

这一点,吕子悠更有感触,毕竟她有一段时间看到自己的父亲深陷家族争斗中,甚至几次遇到危险,如果是她,也不会赞成这场恋爱的。

“妈咪,我知道你们担心我,可北宸不是说了吗?我们以后会一直住在京都,我又不会去T国。”

“孩子,你以为那个家族是说走就能走的吗?如果真的这样,那为何他离开十年后又坐上了那个位置,你还是太年轻了,根本不知道苏拿瓦家族的可怕,我们也是不想让你受到伤害。”

萧映夕劝说道,比起女儿的安危,其他的就显得不重要了。

萧思洛听到这,目光看向了远处的书房,那是她认定的人,难道就要因为这些外在的原因就此放弃了吗?

“妈咪,我爱他,我不知道除了他,我还能爱谁,不是他,我大概一辈子都感受不到爱情了,你就让我任性一次,好不好,我想努力一次,我更相信他能护我周全。”

“你这孩子,让我说什么好呢。”

萧映夕很无奈,她不能强硬的拆散这两个人,毕竟她也曾经经历过分别,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比死亡还可怕。

这时,萧思洛靠在了萧映夕的怀里,轻声说道。

“妈咪,我一直很羡慕你和爹地,抛开世俗的偏见,抛开身份地位的差距,就是认定了彼此。当时你在以为爹地不在的情况下,还是坚持着心里的那份爱,你应该明白我此时此刻的感受,爱上了,就不是轻易能放下的,妈咪,相信我们好不好。”

听到女儿这么说,萧映夕陷入沉思,她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,一个两个都劝她放下,可自己却怎么也做不到,她怎么能一会不到萧思洛此刻的感受。

萧映夕温柔的抚摸着萧思洛的脑袋,轻叹一声道。

“算了,妈咪不反对,但我现在也说不出支持这句话,想要得到我的认可,我需要更多的时间,毕竟我们对这位封先生还不是太了解,我需要知道的是他能足够强大的保护你。”

有了这句话,萧思洛如释重负,只要不一竿子打死就行,剩下的就交给时间。

此时的书房里,气氛可不像客厅这边这么温馨了,没了萧思洛在场,这几位男士对封北宸的态度就没有刚才和善了。

“封先生,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,我觉得你和我女儿不合适。”

一进去,马斯年直截了当的开了口,其他人只是默默的坐了下来。

封北宸料到会是这样的局面,本来还想着以后找机会慢慢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,没想到萧家对苏拿瓦家的情况摸得这么清楚,这一切显然超出了封北宸的预料。

不过事已至此,封北宸也不会逃避,更不会敷衍了事,倒不如乘此机会坦白一切。

“叔叔,很抱歉,你的这个要求我不会答应,除非是思洛和我说。”

封北宸的态度很明确,能让他和萧思洛分开的只有萧思洛本人。

对于封北宸的态度,马斯年也早有预料,如果这个男人能轻易答应,也就不值得他费心找他单独聊了。

马斯年坐了下来,沉默了片刻,开口道。

“封先生,我还是刚才的那个态度,为了我女儿的安全着想,我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,如果你真的爱我的女儿,就该慎重考虑到这一点。”

“叔叔,我知道,我也慎重考虑过,衡量了所有的利害关系,最终才决定和思洛表白,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,我和思洛在一起,是经过权衡一切后做出的决定。我既然决定和她在一起,就有信心护她一世周全,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,刚才我已经表明了态度,我和思洛未来的生活重心是在京都。”

封北宸慎重其事的说道,他必须说服这些人,不然,他和萧思洛之间总会有一层隔阂和不确定。

“你话虽这么说,可你应该清楚苏拿瓦家族的手段,你虽说是这个家的家主,可据我了解,家族里面可没有几个人认可你的身份,他们可是一直想要取代你的位置,这种时候,我女儿便是唯一能拿捏你的软肋,她有多危险,这个应该不用我来提醒吧。”

面对马斯年的质问,封北宸没法逃避,他也没打算逃避,点头道。

“我知道,但我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在思洛身上。”

说到这,封北宸沉默了许久,他似乎在做一个决定,这时,马斯年见封北宸安静,皱了皱眉说道。

“年轻人,我不可能仅凭你几句无关痛痒的保证就相信你,的确,作为商人,你这个年纪达到现在的成就已经很厉害了,可商人只是商人,做的是生意,可苏拿瓦家可不仅仅是生意,你怎么保证不让那些人伤害我的女儿?”

“华侨会,这个可以吗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