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(1 / 2)

听到高阳的话,罗章嘴巴张的大大的,显然他也听明白高阳的意思了。

以为他昨夜是在媚娘那里过夜的,而媚娘想要儿子这事,大家都知道。

见罗章早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,就认为昨夜媚娘压榨罗章太多了,这才把罗章搞成这样。

想到这,罗章苦笑不已,实在是不知这件事该怎么说,可若是不说,高阳要是去找媚娘,又是一笔糊涂账。

“那个,高阳啊,昨夜我不是在媚娘那过夜的!”罗章轻咳一声道。

“不是在媚娘那过夜的?那你昨夜是去长乐那了?不对啊,长乐身子还没恢复呢,你去找长乐做什么?难不成你昨夜出去才回?”高阳在那疑惑道。

“咳咳,都不是!”罗章有些尴尬道。

这让高阳越发的疑惑起来道:“那你怎么弄成这样,眼睛都黑了一圈!”

“那个,我......我昨夜在孙爷爷那喝多了,就是......那个......走错地方了,跑胡鸾瑶的屋子过了一夜!”罗章干咳一声,终于将事情说了出来,这事早说晚说都得说,瞒着只会让事情更麻烦。

“你说什么?”罗章的话顿时让高阳炸毛起来,声音也高了不少。

“那个,我也不想的,就是喝多了,走错地了!”罗章解释道。

高阳恶狠狠的瞪了罗章一眼,气鼓鼓道:“难怪,难怪早上无精打采的,搞了半天是被胡鸾瑶那狐狸精给勾住了,我还误会了媚娘,这狐狸精怎么敢!!!真不怕我将她给砍了!”

高阳的彪悍罗章是知道的,她可不是开玩笑的,是真的敢将胡鸾瑶给砍了,就算是砍了,也会屁事没有。

谁叫胡鸾瑶是高句骊人呢,而高阳可是高高在上的公主,公主想砍两个奴隶还不是正常的事,即使闹出去,也只是别人的一种笑谈罢了。

这就是现实,这就是这个社会的现象,罗章也无从改变什么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